ICAN Australia Shows The Way To Abolish Nukes - CHINESE

AddThis

ICAN澳大利亚展示废除核武器的方法

悉尼(IDNNeena Bhandari

尽管那些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持续累积新的核弹头,建设现代化的弹道导弹、轰炸机和潜艇用以发射这些弹头,废除核武器的运动依然在锲而不舍地进行着。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的纸鹤计划”——作为支持核裁军的象征,正在敦促各国政府开始今年全球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谈判。超过190,000只纸鹤已经交付给世界各国领导人,另外我们还收到来自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在内的各国领导人的支持废核的信息,其中包括阿富汗、澳大利亚、希腊、哈萨克斯坦、马绍尔群岛、莫桑比克、斯洛文尼亚和瑞士。

我们目前的重点是设法得到来自其他国家总统和总理的响应。在这个月里,大约70,000只纸鹤将会被交付在东京的驻日大使手中,我们要求他们把这些纸鹤传递给他们的领导人。我们将用这些信件证明我们对全球禁止核武器支持的力度和广度,”ICAN澳大利亚主任提姆·赖特,对IDN如此说到。

世界各地的学生也正在加入到废核运动中。今年早些时候,来自吉斯伯恩专门学校(位于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的学生们制作了一千只纸鹤,并通过国会秘书之手把它们交给了澳大利亚总理,呼吁禁止核武器。

作为该校的日本语老师,伊加賀典子女士每隔一年都会带领高一和高二年级的学生来到日本。我们在参观广岛和平纪念馆时,会折一千只纸鹤,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今年,学生们还为经历福岛核灾难的孩子们折叠了另外6000只纸鹤,伊加賀女士对IDN说。

澳大利亚在97日将会做全民调查,这些学生都希望未来的领导人将认真履行澳大利亚的核义务。ICAN的全球议会诉请呼吁所有国家政府进行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谈判,建立共同的政治意图,以严格的行动使全球核武器的储备从约17,000枚下降至零。

在澳大利亚作为一个人群,我们对至今核武器在世界上依然大量存在的风险几乎一无所知。我们的广岛之旅让我们下定决心对此做一些事情。我们试图向澳大利亚总理表明我们是多么关心废除核武器,并认为核裁军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霍莉·德威尔(17岁),一位高二年级学生,告诉IDN

霍莉的同班同学,乔尔·麦金农(17岁)很惊讶她班上大部分学生都知道如何少核武器工业。真正令我害怕的是我们怀有的这个世界和人类的命运,却被掌控在那些看上去最愿意去发动战争的政府手中。参与纸鹤计划是一个拯救这个世界免于核武器所带来的不可接受的全球威胁的开端,麦金农对IDN说。

ICAN澳大利亚的解除你的学位报告是一份审查澳大利亚公立大学对核武器制造商投资的报告。该报告证实4所大学对核武器生产商提供了投资,12所没有。余下的17所大学的可用信息并不足够。

许多大学生在这次运动中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同我们携手合作并提高了认识。悉尼大学已经表示其正采用一种道德的投资政策。而其他的大学却没有任何一所表示他们打算改变投资的做法,但是我们会持续地给他们压力,赖特对IDN说到。

未来基金

ICAN呼吁各大学制定道德规范的投资政策,无论是他们的直接投资还是通过基金经理人的投资都需要排除对核武器公司的投资。一份来自澳大利亚政府的投资基金,称为未来基金,目前向核武器公司投资了2.27亿美金。

一份写有14,000个签名的请愿书在20138月的广岛日(86日)和长崎日(89日)分别递交给了该基金的董事会成员以及参观了该基金位于墨尔本的总部的ICAN成员,请愿书要求该项投资远离核武器公司。

赖特说,未来基金已经远离那些生产其他非人道武器如集束炸弹和地雷的公司。最近他们为回应公众的压力,从他们的投资中剔除了烟草公司,所以我们乐观地认为我们一定也可以说服他们剔除核武器公司。

此前,该基金已经向参议院(澳大利亚国会两院之一)透露他们以纳税人的钱投资,投资涉及14家生产和维护核武器或相关技术的企业。

我认为很多澳大利亚人会感到震惊地了解到,未来基金有超过1.3亿澳元投资于制造核武器的公司。我们的会员一直对那些负责监督未来基金的人所作出的投资选择表示担忧,澳大利亚GetUp组织的公关经理罗汉·德恩说到,澳大利亚GetUp组织是一个独立的草根社区推进组织。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作为一个独立的智囊团,根据其2011年的调查,多达76%的澳大利亚人相信核不扩散和核裁军应该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澳大利亚政府外交政策目标。

澳大利亚政府一直是核不扩散的强烈支持者。澳大利亚在所有有关核武器的主要国际公约中都有涉及,包括核武器不扩散条约(NPT),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以及在拉罗汤加岛(库克群岛)上南太平洋个国家签署的俗称拉罗通加条约的南太平洋无核区域条约。

澳大利亚不参与全球核武器贸易这一点虽不难想象,但未来基金投资核武器公司,以及联邦政府意图向印度和其他核武器国家出口铀等这些看来,澳大利亚参与全球核武器贸易这点是肯定的了,”ICAN在澳大利亚的外展协调员杰姆·瑞穆德对IDN表示。

拉罗通加条约禁止澳大利亚在世界任何地方为制造核武器提供便利。根据ICAN的想法,未来基金可能违反澳大利亚法律,因为其要求在澳大利亚境内或境外禁止提供援助给任何参与制造、生产、收购或测试核装置的人。

扩展核威慑学说

虽然澳大利亚没有任何核武器,但却赞同在美国联盟下建立的扩展核威慑学说。美国核武器对澳大利亚的保护一直被看作是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的关键。澳大利亚还有近40%的世界已知的铀储量和世界市场的19%的铀供应。

澳大利亚的铀全部出口国外,包括出口到那些继续生产核武器的国家。澳大利亚自然保育基金一贯反对铀矿开采并致力于突出其对环境、敏感的生态系统、土著文化和当地社区所造成的威胁。

五月今年,ICAN澳大利亚推出了一本题为裁军双倍发言的小册子,包括澳大利亚在核武器问题上的记录,澳洲对美国扩大核威慑的持续支持,澳洲在全球禁止核武器问题上的阻碍,以及在铀出口的对核武器公司的投资等方面保障措施的缺乏等方面做了评估。

今天,全世界范围内有至少20,000枚核武器,其中大约3000随时可能发射。这些核武器的潜在力量大致相当于15万颗广岛原子弹。自广岛和长崎被投下两枚原子弹起,六十八年以来,我们比以往更需要制定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工具,来禁止并最终消除核武器。(27.08.2013) IPS Japan/IDN-InDepthNews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