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lblazing Conference Urges Ban On Nukes - CHINESE

AddThis

开拓性大会敦促禁止核武器

柏林|奥斯陆IDNRamesh Jaura

在“无核武器的世界”成为现实前,我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路需要走。但是在奥斯陆,即作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的28国的热心成员国之一的挪威的首都,却令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核武器的进程向前迈近了重要了一步。

 

作为对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4月在布拉格发表的演讲的回应,北约承诺将会为世界无核武器而创造条件并以此作为目标。然而,北约作为在201011月举行的里斯本会议上被拥护的“战略概念”的组成部分,它重申说“只要世界上还有核武器,北约就仍将是一个核联盟。”

34日至5日在奥斯陆召开的会议专注于核武器所造成的人道主义影响,但挪威外交大臣埃斯巴特·艾德并不认为这具有突破性的政府间会议和北约的战略概念之间有任何矛盾。事实上,他认为自1968年绝大多数国家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以来,今天人们对于核武器的不断增多及其带来的危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关注。

2010年各方参与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以来,尽管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取缔核武器的运动已经增加了很多。审议大会的最终文书表示“对任何由使用核武器所导致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的深切关注,”并重申了“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需要遵守包括国际人道主义法在内的适用国际法。”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理事会代表201111月发布的决议也遵循审议大会的决定,强烈呼吁所有国家“必须通过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在禁止核武器的使用和彻底消除核武器的交涉过程中,追求真诚并坚持对禁核的迫切性和决心。”

随后,2015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的筹备委员会在20125月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由挪威和瑞士为带领的16个国家发表了一份关于核裁军在人道主义方面的影响的联合声明,声明表示“即使是在冷战结束后,核毁灭的威胁作为二十一世纪国际安全环境的课题依旧存在,对此我们需要极大的关注。”

各国聚集在奥斯陆的意义在于这样的一个事实——在核裁军议题上正式和非正式的讨论了67年之久之后,127个国家的代表首次举行会议,讨论由核武器造成的人道主义影响。此外,联合国各机构,红十字会和红新月运动以及民间社会和宗教组织,如“废除核武器国际运动(ICAN)”和“国际创价学会(SGI)”等都参加了此次会议。

紧迫性

自从1945年起,也就是美国向广岛和长崎投放了第一颗原子弹的时刻起,直至今日,官方核国家和非官方核国家已经共累积了19,000枚核武器,这些足以能够摧毁整个世界许多次,这一事实强调出核武器对人道主义影响的紧迫性。

这一令人震惊的事实促使“废除核武器国际运动(ICAN)”于32日至3日间,在挪威政府的支持下,组织了一次民间社会论坛活动。约500名活动家、科学家、医生和其他专家出席了该论坛。本次论坛为禁止所有核武器的全球性活动给予了有力的动力。

“废除核武器国际运动(ICAN)”的代表们说,他们将与各国政府,国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联合会,以及其他合作伙伴如位于东京的“国际创价学会(SGI)”一同协力,向一个新禁止核武器条约的确立迈进。

国际创价学会(SGI)一贯积极呼吁废除所有核武器。SGI会长池田大作,在第二届创价学会会长户田城圣的“反核武器宣言”中受到启示之后,自1983年以来每年都会发表一份和平建议书,为实现和平和人类安全而努力,建议书深入关注在佛教的核心概念和全球社会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之间的相互关系。他同时还在涉及教育改革、环境和联合国等问题上提出建议。

2013年的和平建议书中,池田呼吁非政府组织(NGO)和具有前瞻性的各国政府建立一个行动小组,负责起草一份“核武器公约(NWC)”来禁止那些不仅不人道同时每年都吞下近1050亿美金经常性支出的核武器。

“国际创价学会(SGI)”副总裁兼和平事务执行董事的寺崎广嗣也参加了在奥斯陆的会议,他说无论是ICAN论坛还是奥斯陆政府会议都为迎来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而彰显了重要的气势。

国际创价学会(SGI)希望即将在2015年召开的八国集团首脑(G8)会议,以及2015年作为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的第70周年,都可以成为目的在于扩大世界无核化而举行首脑会议的里程碑。

成功

奥斯陆会议是在65成员国组成的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的体系外举行的。虽然“官方”有核大国: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和法国,以及非官方有核国家以色列和朝鲜拒绝出席会议,但是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声称是拥有原子武器的国家,以及怀疑在制造原子弹的伊朗却都参加了该会议。

本次会议算是一个成功,而墨西哥则宣布将主办下一届会议。很多国家和组织一致认为对于核爆炸所带来的全球人道主义后果的了解是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而采取紧急行动的出发点。

ICAN联合主席丽贝卡·约翰逊博士指出,墨西哥宣布主办下一届会议的重要意义不应该被低估。“在1967年正是冷战激烈的时候,墨西哥是‘特拉特洛尔科条约’背后的驱动力,该条约要求在整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禁止核武器,她说。这个‘无核武器区’促进了在非洲,南太平洋,东南亚和中亚地区无核武器区的进一步的建立,” 约翰逊断言道。

她补充说,这些区域已经更好地证明了禁核的成功,不像有些核国家那样采取缓慢得不得了的步骤,由于大规模的政府投资被用于现代化改造,改进和更新存留的庞大核武库,近年来这些核国家在不断地被这巨大的耗费拖累。

在奥斯陆会议上科学专题报告和一般性讨论中出现的一些关键点是:没有任何国家或国际机构站在一个立场上既充分解决当下由核武器的引爆所导致的人道主义紧急情况,又能对受到核爆炸影响的人们提供足够的援助。事实上,即便是去尝试,建立这些能力也是不可能的。

一个核武器如果出于任何原因被引爆,它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受国界限制的,并且会对区域内乃至全球的各个国家和人民产生严重的后果。

隶属ICAN和社会责任医师组织,同时作为最近一项核饥荒研究的负责人的艾拉·赫尔方博士,解释说,如果在一个限定的地域内使用核武器的话,将会有十亿人死于饥饿。妇女和儿童这些最容易受到伤害的人群将会首先遭殃。

著名气候学家艾伦·罗伯克和其他学者对一次“小规模的”或“有限制的”核战争所导致的气候破坏和造成的“核冬天”的后果进行了研究,在这项研究的基础上,海尔凡博士说,广泛的放射性污染会影响居住、食物和饮水的供应。财产损失造成的财政费用,全球贸易的紊乱和一般性的经济活动的停滞,以及如难民的增加引起的对发展的影响等都将无比庞大。(03.10.2013)IPS Japan/IDN-InDepthNews

*Ramesh JauraIDNIDN的姊妹出版物“Global Perspective”的国际编辑,他同时是“IPS德国”的主编和“Other News”期刊的编辑委员会成员。他还是全球合作理事会的执行总裁,以及目的为加强需要废除核武器的公众意识的“SGI-IPS项目”中IPS国际和全球协调员董事会的成员。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