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rael’s Hypocrisy on a Nuclear Middle East - CHINESE

AddThis

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核问题上的荒诞

联合国IPSThalif Deen

上周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打点好自己的行李并准备启程回国,但这次在联合国大会上进行的高级别辩论却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这便是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为伊朗核计划设定了一条卡通式的核红线,内塔尼亚胡这一戏剧性的演示方式也立即使其登上了美国主流报纸的头条。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警告伊朗不得越过这条核红线,虽然作为犹太民族国家的以色列其实早已越过了这条线。

驻中东报道(Middle East Report)的特约编辑莫乌因拉巴尼对IPS说到,内塔尼亚胡面在核武器问题上面对全世界进行了演示,他如此的做荒谬之处就在于,面对全世界演示中东地区核扩散危险的居然是以色列的领导人。

拉巴尼说,真正的问题不仅仅在于以色列是中东地区里唯一拥有核能的国家,而且在过去的很多情况下,以色列也威胁地强调说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以色列自核不扩散条约成立以来一贯坚持不签署此条约。

这就有点像听拉里·弗林特(骗子杂志出版商)谴责色情行业一样,然而对弗林特公平点来说,他还根本达不到内塔尼亚胡表现的那种虚伪程度,发表了很多关于中东动荡地区政治的文章专家拉巴尼说。

不过,大多数在高级别辩论会上发言中东地区领导人,似乎都已经接受了以色列在核问题政策上的双重标准,并且他们其中很少有人对内塔尼亚胡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给予过激的回应。

仅有如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以及新一代阿拉伯领导人包括埃及领导人穆罕默德·穆尔西,也门总统阿普杜拉·拉布曼苏尔哈迪,利比亚领导人穆罕默德·优素福·艾尔玛格瑞夫和突尼斯领导人蒙塞夫·马左乌奇等,在大会上发言。

正如一位亚洲外交官所说的那样,内塔尼亚胡关于核武器问题的讲话结束之后带给人们很大的震撼,但很多其他中东地区领导人的发言结束后却只迎来了一声呜咽。

当被问及为什么阿拉伯领导人大都沉默寡言,高级驻外交政策重点及截止权威(Foreign Policy in Focus and Deadline Pundit)的依安威廉斯告诉IPS或许问题的其中之一是阿拉伯各国领导人和他们的国民都很清楚以色列拥有核武器这件事,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在西方眼中是多么禁忌的一个话题。

虽然西方会在一些场合里提及过以色列的核能力,但面对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以色列,他明明拥有200个真炸弹,却公然地用一个缺口炸弹来演示核武器问题,对他这样的虚伪西方的还击却是很缓慢的,作为中东政治的长期观察员的威廉斯说到。

即使伊朗继续坚持其核计划只用于和平目的,以色列也仍会继续嘲讽伊朗人。

内塔尼亚胡上周告诉与会代表,关键的问题不是伊朗什么时候将会获得核武器,而是到了怎样的一个阶段我们都不能再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

拉巴尼对IPS说到,很多观察家名副其实地评论了内塔尼亚胡言论的卡通性质,说它就像华纳乐一通动画里那颗有根引线的炸弹一样。

如果内塔尼亚胡出于潜在的利益考虑而提出某个观点,他反而应该会去解释为什么以色列仍然长期以来坚持拒绝埃及对中东无核武器和无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提倡,更为重要的是,他应该解释为什么以色列在内塔尼亚胡站到联合国讲台的仅仅前几天,选择拒绝参加由美国支持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赫尔辛基会议,而在此会议上就是否在中东地区建立一个无核武器区将进行辩论。拉巴尼补充道。

拉巴尼认为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似乎没有直接挑战以色列对伊朗的战争挑衅,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一些阿拉伯国家迫切希望对伊朗的袭击可以实现。

其他不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阿拉伯国家一是不想应对和那些强势的阿拉伯邻国的关系,因为通常这些国家都是把遏制伊朗作为其重要外交政策目标的,二是这些阿拉伯国家不想被视为支持伊朗在其与以色列的冲突而冒险把与美国华盛顿的关系搞得紧张。

相比仅仅几十年前,现在的阿拉伯是一个非常不同的阿拉伯世界。然而,他也开始改变,并在这个过程中从根本上发生转变,拉巴尼说。

因此,埃及总统穆尔西在巴勒斯坦问题上阐述了不仅仅只是几个词语,而是用在穆巴拉克时代想象不到的方式谈论到,我们期待在未来能够看到同样的努力,他如此说。

拉巴尼还表示,在中东有一个在曾长的看法是美国先于阿拉伯国家接受到英国和法国的影响,所以阿拉伯国家的帝国时期是落后于美国的,因而我们正在见证美国的影响力在中东地区在逐渐减弱。

这在某种程度上又处于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认为有必要不断地唠叨由一段名为无辜的穆斯林的视频剪辑引发的争议,该视频虽然可笑但却被认为是在公然地冒犯穆斯林,甚至引发了整个穆斯林社会的抗议。

这段视频,或者说至少是那些关于它的报道,造成了中东地区真正的愤怒。谴责这段视频对于那些被认为过于亲近美国的阿拉伯领导人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方法,因为可以证明他们还没有放弃最后一丝民族尊严,拉巴尼说。

威廉斯说穆尔西在解决这个有争议的视频的问题上是比较慎重的。

西方的基督教领袖指出亵渎法律仅适用于过去,并且认为仅有很少数的国家是奉行对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结合穆尔西言论上的微妙,他的做法阻止了来自国内和国外的批评。

穆尔西在伊朗和叙利亚问题上的参与的确挑战了美以共识,但不止他一人如此,事实上穆尔西的做法已经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对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这体现在马哈茂德内贾德的讲话中并没有提到叙利亚。10.01.2011IPS Japan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