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tists Spotlight Nuclear Famine Perils - CHINESE

AddThis

科学家聚焦核饥荒危险

本报讯(华盛顿)IDNERNEST COREA

当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卢格在印第安纳州的选举初选中被击败之后,对核裁军和核不扩散的支持也遭受到了阻碍。他被茶会支持的竞争者所淘汰,11月也不能出任参议院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卢格也宣布他将不作为一个独立派人士行动。

 

这意味着联邦立法机构将失去一位连他的同事们都大多宁愿咸口不提的有关核裁军的问题上,都得到广泛认可和尊重的立法活动家。而这些问题则包括及时应对核饥荒的严重风险的警告。

核饥荒主要产生于贫困不发达国家和地区,他们需要在影响安全、稳定和生存等方面做出更好的决策。

核警报

这个议题在美国国际议程上——包括北约威慑和防御态势评估审议报告和在众议院通过对限制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立法的尝试中——都被重点提了出来。

除此之外,一份新的科学分析报告表明,即使是一场区域性核战争——以印巴冲突为代表——都有可能对那些本应远离战争威胁的农业生产国造成巨大的破坏。在这样的情况下,穷困的人是受到最大伤害的群体。

直接参与核战争的国家显然会直接地和广泛地遭受灾难,他们必将失去精心培育的农业生产力,他们的农作物和农田也都会化成为放射性尘埃。目前的核警告是,除了我们感受到的核战争的直接结果以外,连带的后果更会扩散到其他地方,一些主要的粮食生产者将遭受到重创。

国际医师防止核战争组织和其名为医师社会责任组织的美国支部公布了一份名为《亿万人面临的风险:局部核战争对农业、食品供应和人类营养的全球影响》的报告。

(国际防核战医师组织是一个由63个国家的医疗机构组成的非党派联盟,他们都认同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创造一个可以从核毁灭的威胁中解脱出来的,更加和平和安全的世界。医师社会责任组织则是在美国最大的由医师主导,并参与防止核战争和核扩散,以及减缓、制止和扭转全球变暖等工作的组织。作为目前防止核战争国际医师组织的副主席及社会责任医生组织的前主席的艾拉·海尔凡德博士,则是该报告的作者。)

海尔凡德说:核饥荒的严峻前景需要我们在对核武器的认识上做出根本的转变。即使如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核武储备较小的国家,都可以对整个地球的生态系统造成持久性的全球损害,对数亿营养不良的人造成超过十年的威胁,这将是一场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灾难。

这份报告的作者及其组织在该领域的重要性和权威性使其受到广泛关注。结合这样的考虑,因此,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FAO)认为当前世界粮食安全的状态并不安全。

粮食的不安全性

粮食的不安全性通常都是由那些不可预知的状况引起的,这些问题在有些年份尤为突出,而由此造成的对人类生活健康的威胁在富裕与贫困国家的分布状况并不平均。因此,解决这些影响粮食安全和不安全的问题的办法也必然差别很大。富裕的国家所面对的健康危害是肥胖,而贫穷国家的人民却要面临饥饿的挑战和隐性饥饿 ,即营养不良。

此外,天气状况以及一些气候变化的前期迹象、生产力、生产过程、基础设施、贸易不对称性、投资都可以对粮食的不安全性造成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去年,即2011年的所有统计数据皆已出炉,显示世界没有经历像在2006-2008年间那样大的危机。然而那三年造成的后果却使总部设在罗马的三大食品相关机构——农组织(FAO)、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IFAD)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领导们共同表示:我们实现到2015年为止减少一半遭受饥饿的人的千年发展目标(MDG)计划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他们补充说,我们需要注意即使到2015年实现了千年发展目标,在发展中国家中仍有约600万人每天遭受饥饿,这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扩大的粮食不安全性已经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国际社会又应如何应对更为严重的由核战争引起的饥荒?

亿人面临的风险

科学家研究假设如果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有一场核战争,会将对气候带来怎样的影响,并整理出相关数据,海拉凡德博士和在农业和营养学领域里的专家小组一同研究了这些数据。医师社会责任组织说他们得出的结论为由多个核爆炸造成的大气中的烟尘和烟雾所导致的在关键的农业地区温度的暴跌和降水的减少会干扰作物产量和影响全球粮食供应和价格。​​”

PSR的一份声明具体点明了海拉凡德博士和他的同事们的几点发现:

- 在美国,玉米在过去十年中的年产量平均每年都要下降10%,而第五年最为严重(20%)。大豆产量下降则为7%左右,而最严重第五年减产20%以上。

- 中国未来将有可能在中季水稻生产中遇到显著下降。首个四年期间,水稻产量将有可能平均下降21%;在未来6年里平均下降10%。

- 粮食的不安全性所导致的食品价格上升将导致世界上最穷困的上亿人变得更难获得食物。

考虑到中国和美国是这些商品的最大生产者。这份完整的报告显示情况已然不堪设想。

报告本身指出:

在世界上长期营养不良的9.25亿人,这些人日卡路里摄入量不超过1750,如果他们的食物消费水平再下降哪怕10%,都将令这一人群全部处于危险之中。”

另外可预见地粮食主产国的出口停滞将会威胁另外数百万人的粮食供应。他们目前还能得到足够的食物供应,但这些国家却高度依赖粮食进口。由核战争引发的饥荒而受到威胁的人的数目将超过十亿。”

已故新加坡外长拉惹勒南,作为一位善于雄辩和有先见之明的政治战略家,说过:人类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但没有食物,没有人能活得下去。虽然这是很直白的话语,但它意义深重。

农业是发展的核心,即使是在工业化国家里,在持续取得进展的过程中农业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海拉凡德博士和他的同事们的结论很重要,因为他们认为核战争所导致的粮食生产和分配的崩溃,将导致难以想象的人类苦难——并最终导致死亡,以及最终导致许多国家社会的崩溃,即使这些国家没有涉及在假设的地区核战争的冲突中。

设想一下

面对已经响起的警报,快速而轻率的回应大概会是这样的:是的,危险的确存在,但只有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真的进行核战争这个条件下才会发生。它们已经把一个次大陆不幸地变成两个拥有核武器的邻居,只是相互克制和行使各自的责任感才使该地区不陷入核毁灭。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把所有力量都团结起来的国际社会,以帮助这两个国家达成和平共识。”

这是自然,但是在未来的某一天阻止一个军事化的政权丢弃其克制的协定,国际社会又能够做些什么呢?此外,印度和巴基斯坦又不是世界上唯一具有核能力的区域政权。例如以色列也被广泛认为是一个核国家。其他核国家在世界不安定的区域里渴望着相同的核地位。

说服中东国家开放彼此间的对话,保持中东地区无核危险,这样的努力就像没有提供助听器的聋耳朵一样,全都政治化地葬送了。一个初步的中东区域会议原本定于201212月召开,但有可能被推迟。

反对核饥荒的真正保障,绝对不会存在于那些围绕篝火放着舒缓的歌曲,无计划地呼吁让我们都维持和平的这样的过程中,真正的保障要构建在新国际核裁军承诺的框架下。

曾任联合国裁军部门副秘书长,目前作为帕格沃希科学与世界事务会议主席的斯里兰卡外交官贾扬塔·达纳帕拉,已花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去收集核裁军的消息。他简洁地总结了情况:

科学证据持续地证明了那些我们凭经验就已经知道的——也就是核武器对生物遗传及生态的影响之彻底,让它成为有史以来发明的最具破坏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然而,不同于生物和化学武器,因为既得利益,它们没有被取缔。

世界上的9个国家拥有20,530枚核弹头,美国和俄罗斯占其中的95%。只要这些武器仍然存在,其他国家,包括恐怖分子,就会想得到它们。只要人类拥有核武器,不论我们是否有意或无意使用核武器;还是核武器使用者是否是国家或是个人,核武器的使用都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通过核武器公约彻底消除核武器,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这会是一个艰难的宣传吗?的确如此。但是人们需要考虑这个:如果核武器可以彻底清除,那结果将会是多么喜人啊!(05.19.2012) IPS Japan/IDN-InDepthNews

*本文作者曾担​​任斯里兰卡驻加拿大,古巴,墨西哥和美国工作人员。他是英联邦选择编辑委员会主席,负责媒体和发展方面,他亦是锡兰的每日新闻和锡兰的观察员报刊的编辑,过去一段时间内他担任过新加坡海峡时报的特征编辑和外交专栏作家。他是IDN InDepthNews的全球编辑,并且是编委会的成员以及全球合作理事会的媒体专责小组主席。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