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Cross Movement Wants Nukes Abolished - CHINESE

AddThis

红十字会叫停核武器

悉尼IDNNeena Bhandari

十二月初,澳大利亚执政党工党撤销了允许销售铀到印度和巴基斯坦这项长期的党内政策,次项禁令很快得到支持,同时裁军运动也得到了国际红色字会和红新月运动的支持。国际红色字会和红新月运动目前正在进行废除核武器的努力,并推动相关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公约的决议。

澳大利亚红十字会(ARC)曾与日本和挪威红十字会一同于2011年初起草了这份决议,该决议并于同年1126日在日内瓦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连同187个红十字会、红新月会全国协会以及国际联合会的代表,组成了运动代表委员会并决定支持该倡议。

我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我们的同事分布在很多国家,比如伊朗、约旦、黎巴嫩、莫桑比克、马来西亚和萨摩亚,他们共同发起并支持这次红十字运动的决议,以敦促各国政府从此不要使用这些可怕的武器。这表示说该决议有其影响力,红十字运动需要在废除核武器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发言,这些都具有全球性意义, 澳大利亚红十字会(ARC国际法主管海伦达勒姆对IDN说到。

这项历史性决议呼吁所有国家本着诚意,通过这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在紧张但坚决的态度中结束对于禁止使用以及彻底消除核武器的交涉。

若干国家参加了于20105月在纽约举行的1968核非扩散条约(NPT)审查会议,呼吁在核武器公约的基础上开始开展更多的行动。

该决议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挑战了被作为战争武器,特别是平民,因为灾难性的人道主义后果使用核武器的合法性,以及其对环境和世界粮食生产的威胁。

人道主义的必要性

人们有真正的法律和人道义务,让世界以一个更​​团结的方式就核裁军加大力度。在越来越多的国家,这些武器的扩散以及可能从其他团体获得使用核武器能力的威胁,等等这些都应该唤醒世界的注意。红十字会将会把更多的消息带给政府和广大民众,达勒姆博士说。

201186日(即广岛日),澳大利亚红十字会(ARC发起了以核武器为目标的运动,呼吁核武器的使用为非法。它指出那些在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应该重新组织起类似那些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那一代人组织的运动事业,并呼吁全新的一代人也去涉足这些运动事业。加上在Facebook上的发帖和在Twitter发布的微博,据统计,这项运动的参与者已经达到了565,000人。

今天,在世界各地有至少20,000个核武器,其中约3000个保持着随时准备发射的警报。这些核武器潜在的破坏力量大致相当于15万颗广岛炸弹。

澳大利亚红十字会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蒂克纳说:如果我们能够实现控制地雷和集束炸弹使用的条约,那么我们就不需要一定通过国际公约的一致同意才能永远禁止这些罪恶的武器。澳大利亚红十字会(ARC目前正争取获得澳大利亚双向党派在禁止使用核武器公约上的支持。

1945年以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运动一直表示出对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其禁止使用的必要​​的深切关注。它们在发展国际人道主义法过程中的作用,曾领导了在1977作为战争规则的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的创建。世界194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已批准了日内瓦四公约。

无核武器,但并非美国和铀

虽然澳大利亚没有任何核武器,但是在同美国一起联合防守的地区有澳大利亚的军队部署,并正在对美国的核武器提供应有的保护。这种对美核武器的保护似乎是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的关键所在。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上已知的近40%的铀储量以及世界市场中19%的铀供给。

堪培拉预测到2014年,铀出口将从每年约10,000吨上升至14,000吨,其价值约17亿美元。澳大利亚目前出口铀给中国,日本,台湾和美国。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澳大利亚地区主席,蒂尔曼拉夫博士,对IDN提到,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将重点放在武器扩散相关问题上。但这也明显地体现了一种与核电为启动燃料的实质性关系,因为核能制造和核武制造的基本过程是相同的。任何国家,凡是可以将铀用以适用于反应堆并使用于核能发电,实际上也同时拥有只要将浓缩铀提炼到更高的浓度便可以适用于核武器制造的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关于伊朗的核计划会有这么多关注。任何一个有核反应堆的国家都可以从使用过的反应堆废弃燃料里提取钚,并用它来制造核武器。

从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的角度来看,我们在有关核能发电的主要角色是去关注核能的起始原料是否是一样的,关注核辐射的影响,无论它是从一个核反应堆还是核炸弹中产生的,是否都完全没有区别和可识别的,而且还要强调能像过往一样继续核能方面的业务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没有对那些在反应堆废弃燃料中提取浓缩铀或钚的国家任何限制的话,未来废除核武器将不可能实现。拉夫博士补充说。

致力于无核武器世界的拥护者辩称所有铀的出口都有问题,即使与那些购买铀的国家有到位的保障监督协定,这些铀将被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风险总会存在。即使不会用于制造核武器,这些国家也会利用它们国内的铀储备用于这一目的。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独立研究组织——世界观察研究所,公布最新的分析称,高成本的核能发电生产的结果就是,许多国家正在转向其他能源利用,自从日本福岛核电站的灾难以来,很多国家更加去考虑那些低需求的能源,像天然气的低价格以及对健康和安全的顾虑。

根据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最新生命体征在线(VSO)报告,尽管全球核电装机容量——即所有现有核电站的潜在发电量,在2010年达到375.5万千瓦(GW)的创纪录水平,在2011年下降到366.5万千瓦(GW)。

总理部长朱莉娅吉拉德在一次激烈和升温的辩论上,提议允许出口铀到印度,九位代表发言反对此议案,获得了全场起立鼓掌,但是另外七位代表在发言反对铀矿开采和出口时却受到了讥讽。

到现在为止的ALP(澳大利亚工党)政策,表示只允许出口铀到那些已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国家。党派总理在投票中只得到了21票选票的选差(206赞成和185票反对)的代表,揭示出即便是在吉拉德政府内部,部长们在这个问题上有着深深的纠纷。

124日,在悉尼的第46届工党全国会议上,运输及基​​础设施部长安东尼阿尔巴内塞说:直到我们解决核扩散和核废料的问题前,我们都不应该改变我们的立场而且要以进一步扩大我们对核燃料循环的承诺。

虽然在2010年间有16个新的反应堆被建设起来,这也是在过去二十年间的最高数字,但是这个数字在2011年下降到只有2个,分别是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各自开始建设的核电厂。除了这种显著的建设放缓率,我们也看到在2011年的前10个月里,有13个核反应堆已经关闭,根据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最新生命体征在线(VSO)的报告,过去在世界各地运作的反应堆的总数从441个,减少到今年年初的433个。

中国,印度,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和韩国一起做出了贡献,自2010年初以来的新核能电站装机容量约为5万千瓦(GW)。在同一时期,在法国,德国,日本,和英国,也有近11.5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已关闭。

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的决议,是致力于努力实现一个总体的法律条约,所有国家都应该把建立一个全面禁止核武器的基础作为一个紧迫的问题。(12.10.2011)

IPS Japan/IDN-InDepthNews

 

Search